产品中心
News
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 管住自己的心,绝不能放松裤腰带
产品中心

管住自己的心,绝不能放松裤腰带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4-21 17:11
 
 
 
 
 
人在旅途 
 人从降生的那天开始,就踏入了多劫的旅途,仿佛考试有多选和单选,都是必选题,选错了就丢分。无论面对的人生之路如何,都得走下去,至于是迎上还是绕开,那就靠积累的智慧定音。有人用命运解释,可谁有圣人遇事先知的本领,都是在判断,失误在所难免,但把握不好,被伤害的记忆就刻骨铭心,而冷静理智的决断就能成功。
 
         那年,我带货款去江苏宜兴,其实就是调货,合同已签,货送陕北。我下车打手机,老板在我附近接电话,确认后见面握手寒暄。他拉我到酒店接风,主人热情地找几个朋友坐陪。酒店有人生三首歌的牌子“我曾经问个不休。世间没有救世主。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。”我看后惊奇,这几首歌我都会唱,可放到酒店里有点创意。他们用方言鸟语花香的交流,我似懂非懂。酒过八巡,酒店女老板敬酒:李老板,欢迎来我们宜兴,祝发财。我迷蒙中起身客套。女老板细皮嫩肉闭月羞花眉目传情,让我多一份醉意。但我知道出门在外不能喜财好色,因为误事往往一瞬间。饭毕,我坐车到厂,厂子不大,有两个大狼狗看门。老板问:货款带来了吗?我告知随身银行卡,交货付款。能先付吗?不可以。我不怀疑但要提防,因为我听说过给钱被骗的例子。期间老板给我讲了最近小镇的特大新闻,说美发厅的几个外地小姐用色相勾引诈骗了一河南客户,搜光财物放人。客户几天后气急败坏地返回,用刀捅死四个小姐后逃之夭夭,亡命天涯,至今案子未破。我感叹江湖险恶。
 
        老板是秉公守法的生意人,一切顺利。期间领我去了“杨梅园”挎篮子爬梯子采摘杨梅,返回时看到了太湖的尾巴昏暗污浊丑陋,根本不像歌声唱的“太湖美”,感觉如同孔雀开屏,正面看很美而后面露出屁股一样让我讨厌。告别时老板给我买了押车的吃喝,问:给你找个小姐,年轻漂亮,绝对安全,费用我付。我摇头说谢谢好意,家里有免费的,出差几天我还能挺住。10多万的货值,我押车心里才踏实。货车夜以继日的奔跑,宁夏吴忠的三个司机很敬业,让我一路轻松舒畅。不过车在黄土高坡上七拐八转的着实让我忧心忡忡,因为我的生命从出生那天起已经不完全属于自己,在过去的时光里有过几次化险为夷。项目经理个子不高,话语不多,交货清点办手续,汇货款。我坐上汽车返西安,我对西安充满期待,在车上想西安的历史。
 
         西安的确古香古色,火车站对面的古城墙恢弘厚重,高大红红的“西安”两字镶嵌在车站的上方让我遐思。广场上人流如织匆匆交错。离上车返回还有两个小时,我漫步在广场观察思考。突然被一个打扮朴实的中年妇女把我叫住,问休息吗?我回答不用。她说老板,听你口音咱们是老乡,离开车有两个小时,可以洗漱休息一会,坐车也有精神,我们是民政局招待所,不坑蒙拐骗。我对异地乡亲一向友好,放心问好价钱随从。在七拐八转中,妇女告诉孩子在西安上学,自己没技术就干个拉客活,也算以此为生。旅店在五楼的一楼的多间,简陋埋汰。她热情的打水,问我说老板,要小姐吗?我说老乡别提这个,我只想洗漱休息一会,坐长途汽车的确很累。她退出。我开始洗漱。门开了,我警觉的抬头问谁,为什么进我的门。一个窈窕的不到30岁的女人进来说:老板,在外出差辛苦,玩玩吧,不贵的。我横眉冷对,厉声说:出去,不然我喊人啦。她坐到床边说:大哥,人活着该潇洒潇洒,要不挣钱为啥?我说我是东北人,包里有刀子,别逼我,赶快滚。她悻悻而走。我庆幸把人吓跑,但也认识到应该马上离开,这是淫窝,稍有闪失鸡飞蛋打。我经常听说搞业务的人经不住诱惑,被异乡陌生女子给业务了,就是一念之差而哑口无言哭笑不得。
 
         我刚洗漱完收拾行包。门又开了,这个门是里面没插栓外面却能开,好像故意安排。一个长发披肩双乳丰满,乳沟凸现,眼神迷离的年轻女子,语言轻挑充满诱惑,大有董存瑞炸碉堡的战无不胜,也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坦然。仿佛自己是最后出场的压轴演员,表情自信地搞定我是她的拿手好戏,小菜一碟!她嬉笑的上来就要拥抱我,还娇滴滴地说:老板哥哥,玩玩,男人哪有不爱这个的。我不是党员一样反腐倡廉。我挎起包怒目呵斥:滚一边去,越远越好,妈的!哥见的多啦。她扭捏腰肢,满怀信心地说:见的再多,你没见过我,这就是缘分。她随后挡住去路。我做掏包状态地说:你想见血吗?我有刀子,赶快闪开。她用男人哪有不吃腥的疑惑的目光看我,胆怯地让开。我毫不迟疑地走出房门,听到隔壁房里喊:妈的,没钱敢玩,识相赶快掏,不然把身份证和手机都扣下,给他老婆打电话。我听后毛骨悚然,庆幸自己,匆匆离开。楼外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子骂我一句:妈的,快滚!白长个马路橛子。此时我清醒的认识到,如果上当,这个坏蛋就有一万个理由冲进房间讹诈。我头也不回的离开,因为此时和他理论,凶多吉少在劫难逃,虽然我有理直气壮的胆量,但也不能被惹是生非。
 
         返回广场,我气愤难平,在广场转了好几圈,就想找到那个热情引我的所谓的老乡妇女,我那么信任她,她却把我领到这男盗女娼的地方,差点被诱惑的一无所有。我找到她,就立马抓住她的衣领质问:为什么?给我说清楚。直到上车前没见她的踪影。在火车上,我想如果不是耳闻许多可怕的传说而拒绝了诱惑,诉苦都找不到北。所以我想出差为了照顾自己,放松钱包可以,钱有去有来,但要管住自己的心,绝不能放松裤腰带。人在旅途,诱惑是一个口袋,钻进去容易,出来有时就不是自己做主啦,可怕啊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上一篇:五月的风吹落了花瓣 下一篇:浅秋一幅画 落叶一地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