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中心
News
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中心 > 这件事永远也不许讲出去
产品中心

这件事永远也不许讲出去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4-11 18:29
 
 
那还是当年在后线从事会计工作的时候,每当提款时,我都要和出纳员小李姐借机逛逛街。一次我俩又借提款之机到让胡路老商场逛上一番,因为两个人都喜欢时装,所以在女装区里观看、问价、讨论着款式的搭配,欣赏了很久,因为当时工资很低,孩子又小,没有经济实力,因此,一件很喜欢的裙装,因为价位比较高,我俩最后还是忍痛放弃。出了商场门不久,我突然很想上卫生间,刚才由于时装的诱惑,已经忘乎所以,现在吸引力没有了,此时此刻却已经是迫不及待了(当时的条件在外边找到卫生间还是很困难的)。我俩只好跑向路旁的一个单位的办公楼,跑进楼内一看,一楼门右侧只有男卫生间,正巧一个机关人员走过来,问过得知二楼是女卫生间,我顾不了形象,两级台阶一起迈,疾步赶到楼上,小李姐在后边气喘尾随。到楼上看见“女卫生间”几个字,啊!我感到从未有过的亲切呀。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大姐正在清洁卫生间,我满脸堆笑,提出请求,老大姐面无表情,我又一番更低气的祈求,终于打动了她那铁石般的心肠,抬起脸对我说:“上楼下去吧。“我说楼下不是男卫生间吗?”她冷冰冰的说:“没看我在打扫吗?你不会让她(下颚指了一下小李姐)给你看着点。”我又说:“那不好吧?求您给我行个方便吧。”她斩钉截铁地说:“下去吧。”人家就是不准,我也只好作罢,回头一看,小李姐已经没了影,我又两阶一迈的匆匆下了楼,这时看到小李姐站在男卫生间门前向我招手。“快来,里边没人,我给你看着,你快进去吧。”“真的没人?”“我看好了,快进去吧。”此时此刻我已经是顾不了太多了,推门而入,冲向第一个蹲位,打开门一堆清扫工具堆积的横七竖八;冲向第二个蹲位门拉不开,我想这个不近人情的老大姐呀,又钉上了一个蹲位,想少打扫一个啊,真是懒呢;第三个蹲位总算打开了,我疾风般的冲了进去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哎呀我的天呢,天无绝人之路哇。”之后,我仔仔细细的拉好拉链,系好裙带,又缓步走向洗手池,哼着歌洗洗手,又对着不太明亮的镜子,整理一下妆容,因为刚才一阵疯跑,已经大大地破坏了我的形象,收拾停当,我矜持的出来了。嗨,小李姐还真能干,门口果然被他拦下一个中年男子,我急忙说声“对不起!”那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一个热情的人,满脸都是笑容,直说没关系,那是相当的客气,那一刻我的心里满是感激。我俩赶紧收拾窗台上的包包,准备出去找我们的专车回单位吧。就在这时,听身后男厕门砰地一声响,那个中年男人冲了出来瞪着大大的眼睛对我们说:“不对呀,里边有人呢?”“啊!”我大叫一声,撒腿就跑,可怜小李姐一米五十的个头,拎着我俩所有的东西,在后边紧紧追赶,我身高一米七十,又长了一双超级大长腿,转眼之间小李姐被我甩出老远,她边喊边跑边笑“xxx,别跑了,快等等我。”我哪里会听她的,丢人现眼的人是我,我不快跑,难道还等那个“热心的中年男人”再认清楚我一点吗?于是,我跑,我跑,我跑跑跑。大约跑出有五十多米,我停了下来,蹲在了路旁,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,我也生那位热心男士的气,有人就有人呗,你非出来告诉我又有什么意义呢?(当时刚刚三十出头,脸皮可比现在薄着呢)。小李姐早就跑不动了,穿着双高跟鞋一歪一扭的走过来,气的我大声冲她吼:“你不说里边没人吗?”小李姐满脸通红,眼睛里全是笑出的眼泪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我先敲门,没人回答。我又推开门问,有人吗?还是没人吱声啊。”我也不再怪罪小李姐了,因为她平时耳朵就有点背,敲门和说话的声音都比较大,里边的人一定有听到,但究竟是里边的人故意不回答,还是小李姐耳背没听到,那就无法考究喽。
 
   我俩气的笑了一阵,我给小李姐下了通牒,这件事永远也不许讲出去,小李姐一边笑个不停,一边连连点头。可是我们还要去商场门前才能坐专车回单位呀,那就要再经过那个单位的门前,我说死也不过去,当时还没有手机,我说:“李姐,罚你跑一趟吧,都是你惹得祸。”小李姐却说:“你怎么不往那边跑呢?”我气得顶上一句:“我都丢透人了,还敢往人堆里跑哇?”哎,这个小李姐呀,除了年龄比我长四岁,平时都是我照顾她的,因为是家里的老姑娘嘛,再加上平时的慢性子,就关照我这一回,却出了如此大的笑话。
 
    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们年轻时在机关工作的一帮老朋友常常聚会,在一起回顾年轻时的趣事,年龄都大了,脸皮也风吹雨打够厚了,经我的许可,我们说出了这段糗事,大家笑得前仰后合。有一位男同事更坏,他说:“小李姐呀,你就是实在,那人那么鬼,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和那个男的干了什么事,她能跟你说吗?你还实心实意的给把门呢。”大家明知道是在气我,可是憨厚的小李姐还是替我保证,“不能,不能,xxx还是挺正派的。”这可好,大家更是笑的不可收拾了。
 
   我呢,可以说是耳聪目明,年轻时眼睛视力极好,听力更是极佳,平时一点声音都逃不过我的耳朵。可是,那一天?!唉!有时我在想,那位男士是不是在那个蹲位里被我吓晕过去了吧?一丝丝的声响也没有,怎么连喘气的声音都没呢?哎!糗大了。
 
 
 
上一篇:有感而谈 儿子成熟 “事妈”下岗 下一篇:默柳轻柔,抬手轻轻够